东大学生里有个“古人”:抚琴作诗 梵文写日记

紫金山新闻 2017/12/07 12:35

      平时穿着唐装或中山装,喜欢抚琴作诗,时而吟上几句,用文言文甚至梵文写竖排的日记,连日记本都是自己用线装订的……这样的描述,是不是让一个痴迷国学的老者形象呈现在你的脑海里?

任栗炳辰。

      其实,本文的主角——也就是有着上述古人风度的,是一个00后!他就是东南大学人文学院首届郭秉文班的大一新生任栗炳辰。在12月6日东南大学第十届中华赞经典诵读大赛决赛现场,紫金山记者见到了这个“古人”。走进他的世界,你会发现他这些看似奇怪的行为举止绝非哗众取宠,而是真的源自他内心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

标签:怪人

有古人风度 被起绰号“老爷爷”

      东南大学第十届中华赞经典诵读大赛以建军90周年、建校115周年为契机,以“砥韵”为主题,谐音“底蕴”,象征东南大学115周年悠久的历史底蕴,旨在弘扬、传承、创新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

任栗炳辰在表演《家国故事》。

      决赛现场,有个节目吸引了记者的注意,那就是由任栗炳辰、蒋欣彤、曹苇杭表演的朗诵《家国故事》。这段表演糅合了小品和朗诵,展现了在战火硝烟的年代,青年学子的报国梦。任栗炳辰扮演那个年代的学生,穿着中山装,台词说得铿锵有力。记者以为他是像其他同学一样借来的戏服,没想到演出结束后他告诉记者,平时自己就是这么穿。

      记者从老师和其他同学口中了解到,任栗炳辰经常穿着唐装或者中山装去上课,他用的笔记本,都是他自制的线装本,还喜欢吟诗作对。刚入学的时候,他在同学们心目中就是个“怪人”。

      任栗炳辰笑着说:“我高中的时候也这么穿,那时候就老有同学开我玩笑,我一来教室,就有同学说:‘大仙来啦’、‘老爷爷来啦’,但时间长了,大家了解我这个人了,就接受并习惯了。我从小就喜欢传统文化,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因此不会介意别人的眼光。”

标签:才子

能抚琴作诗 书法令人赏心悦目

      任栗炳辰的这些“古人”举动,并非像Cosplay那样做做样子、也绝非哗众取宠,他在生活中就是这样的,沿袭了一些古代名士的喜好。比如,他喜欢吟诗,自己也会写诗;他会弹古琴,时常抚琴一曲;他爱好书法,他的那些书法作品,绝对够格开个展览……东大的同学对任栗炳辰的评价是:啥都会,任栗炳辰谦称:“啥都会那么一点点。”

任栗炳辰的书法作品。

      在某年重阳节的时候,任栗炳辰诗兴大发,创作一首《七律·重阳即感》。“重九思危未上楼/两乡异水自东流/芳名竞揽一时与/琐事闲挂几分抽/居士捐书沉梦寓/先生弃笔起周游/夜中归见云霓去/疑我神魂独掌舟。”

      他还用繁体写过一首词,叫《望遠行》。“引吭嘯罷,紛紛遠、雨雪相將同下。影端霑露,月落冠前,鏡裏闇風誰把。復次傳來,麾外報吾音訊,還度幾絲寒夜。送河流、青石藍煙綠瓦。窮舍,當是苦前戲遣,服竹木,笑開風雅。六載一歎,四方稽顙,千里不分樓榭。尋句徘徊行止,明中無色,卻望終於修化。給半江湍急,沙洲閒話。”

任栗炳辰自制的线装日记本。

      任栗炳辰有坚持写日记的习惯,不过他写日记和别人写日记不一样,首先他的日记本就很特别。他的日记本是他自制的线装本,封面印着他自己写的字:居士日记。“我写日记都是竖排繁体,有时用白话文写,有时用文言文写,有时用梵文写。”问他怎么会梵文这种冷僻语言的,任栗炳辰说:“我比较感兴趣,就买了一些材料自学的。”

标签:雅士

自封“淹风阁主” 也爱现代音乐

      任栗炳辰的微信名叫“淹风阁主”,问及含义,他告诉记者,他仿效古人,给自己取了字号。字“淹之”,号“南风居士”(这也是日记本叫“居士日记”的由来)。“淹风阁主”,正是取字、号的组合。任栗炳辰解释,“淹”有“留”之意,这样“淹风”也能说得通。“可能年龄这么小取字、号有点不合适,但是能体现出我对自己的一些期望吧。”

“古人”也有穿休闲服的时候。

     虽然生活中处处有古人之风,但任栗炳辰毕竟是个00后,他也有年轻人活力的一面。“我觉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和接受当下的流行文化并不冲突,并存大于矛盾。我也并不是总穿沉郁的衣服,有时也会换换风格,穿比较休闲的。我听的歌也不只是戏曲和古琴,也会有一些现代的纯音乐。”

      任栗炳辰是河北邯郸人,今年高考后得知东南大学办首届郭秉文班,属于文科实验班性质,对学生进行通识教育,他被吸引了,就从河北考了过来。据他介绍,他父母并非什么国学大学究,就是普通学历,“我父母对我的影响,主要是我小时候,他们经常给我读诗词故事,我对传统文化的兴趣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培养起来的。”

紫金山记者 陈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