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暑期调研,为南京的老建筑“请命”

紫金山新闻 2017/08/14 07:14

      2015年,南京市政府实行了《南京市重要近现代建筑保护与利用三年行动计划》,将围绕中山大道民国轴线,以及“21片区”,涉及218栋及15栋零星重要近现代建筑,进行保护修缮与环境整治工作。现如今该行动计划进展如何?有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

      近日,南京财经大学外国语学院“南京近现代重要建筑暑期寻访团”的同学们,通过采访城市规划编制研究中心的专家、街头随机问卷调查、走访南京近现代重要建筑,深入探索南京近现代建筑保存现状,进行实地调研。

现状│部分老建筑成“死”建筑

      调研首日,实践队员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共计发放450份问卷调查。涉及学生、普通市民、外国友人等各个年龄层的群众。通过437份有效问卷的结果显示,64.2%的市民对南京一些重要建筑的了解仅停留在“参观过”的层面上。绝大部分市民认为近现代重要建筑需要被保护,因为在市民眼中对这些有年头的老建筑的保护状况并不乐观。而其中57.1%的市民认为政府应该成为保护工作总的中坚力量。

      为亲身了解建筑的保护现况,队员们实地考查了部分南京市近现代重要建筑,发现近现代重要建筑的受保护的程度大为不同。一些有实用价值,如纪念馆、旅游景点等往往受到更多市民的关注,修缮地较为完好。而一些不知名的老建筑往往门可罗雀、杂草丛生。

      拉贝故居是重要建筑里保留较为完好的,且内部空间得到充分利用。它主要以纪念馆的形式展现在世人面前。这种保护方式很好的延续了有历史意义的建筑物的价值。在队员们探访过程中,有不少市民或游客专程前来参观。纪念馆里的留言本上也写满了对这座老建筑的赞美之词。

      而一些如今已没有实质意义的历史建筑,往往只能闲置在那里,成为“死”建筑。下关火车站周边的龙江路近现代建筑群就存在着这样的情况。即便被列为三年行动计划中的重要保护对象,但还是成为了麻雀的乐园,文保单位的标牌上还张贴了垃圾小广告。

改善│要赋予老建筑社会价值

      南京城市规划编制研究中心研究近现代建筑的研究人员陈韶龄老师,对近现代建筑的保护给出了一些想法:

      首先,“必须要有法可依,才能推动保护近现代重要建筑。”八十年代时的一本《中国近代建筑总览——南京篇》为如今全面的建筑保护规划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陈老师提到“城市规划先行”的观点,这是指在城市规划过程中,市政府已经对近现代建筑的价值进行了判断,对建筑的未来处理进行了预估。“而现在的《南京市重要近现代建筑保护与利用三年行动计划》则是将所有资源整理、整合的一个过程。通过不同年份,不同时间跨度去做不同的计划,用计划来推动行动。市政府会详细的规划每年要整治什么片区,达到什么效果。2015年到2017年已经是第二个三年行动计划了。这个行动截止到目前,通过各方努力,从初期评估到最终挂牌,共有310处建筑成为近现代重要建筑,同时,还有12片的近现代的风貌区。这些工作都是有成效的。当老建筑有了明显的法定地位后,它们就不会被任意处置、拆毁。从而,也真正地保护了这座城市的历史记忆。”

拉贝故居保留较为完好

      陈韶龄还表示:“赋予重要建筑新的意义而非让它成为一座‘死’建筑,是保护工作的关键之处,也是政府正在努力的方向。不能单纯的为了保护而保护,限制了建筑发展的可能性。建筑需要人气,所以现今较为提倡的保护方式是在留存其历史意义的基础上赋予其新的社会价值,只有将其公共化,让群众去认识它,才能让保护取得更好的成效。”

措施│让更多市民了解老建筑

      通过此次调研,实践队员们发现,市民对重要建筑的保护意识已经有所提升。67.8%的市民明确表示他们有兴趣主动了解并传播相关历史建筑的知识,60.7%的市民会主动制止他人破坏重要建筑,50.9%的市民会选择参与相关的志愿者活动。许多市民提出希望政府能够开辟更多的途径,例如通过新媒体微信、微博等,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些重要的历史建筑。

      而政府部门在保护这些重要建筑的同时,也应当加强对这些建筑的宣传力度。许多优秀建筑在得到修缮后仍旧处在“养在深闺无人识”的状态,导致市民无从得知,也因而无法近距离欣赏。市民或是游客无法在短时间内深入了解保护计划,因而加大宣传,利用优秀建筑本身来吸引更多的人关注才是可取之道。同时,各方单位可以积极利用资源,开展相关的文化讲座、增加一些志愿者进行实地讲解,增添趣味性,相信会有更多人愿意一同加入保护重要建筑的行列。

      南京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建筑是城市的记忆,是记载城市历史的化石。然而对近现代建筑的保护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它牵涉到城市发展总体进程、旧房改造、文化传承等一系列复杂的问题。实践队员们表示,希望南京近现代重要建筑在政府和群众的共同努力下,能够继续焕发属于它的光彩。


通讯员 孙媛、崔若愚

紫金山记者 李都